當前位置:淮南熱線 > 游戲

論《奇葩說》的倒掉

2019年12月24日 17:22:48 來源:互聯網  閱讀:0

思考許久后,我為走到了第六季的《奇葩說》想了一道辯題,用《奇葩說》的方式討論《奇葩說》。

一來能夠在短時間內清楚地表達作為觀眾的一些想法,二來也是想邀請看到這個辯題的人參與這場辯論。

本期辯題:《奇葩說》該不該迎合?

持方觀點:不該

以下開始我方辯述:

《奇葩說》第一季播出的時候,我還在上大學,對于當時一心想成為“少數人”的我,如此放肆、有趣,時不時還輸出一些有態度有價值觀的節目,簡直如獲至寶。

第一季的奇葩說還很生猛,馬薇薇、肖驍、范湉湉為代表的草莽江湖綜藝派在當時很吃香,畢竟那個時候敢輸出自己態度的人不多,能像她們一樣直接在臺面上“開罵”的更是屈指可數,很明顯,奇葩說想要生產這樣的辯手。

節目組開始試圖通過激烈的賽制和速成培訓,讓新奇葩成長為一流辯才。觀眾會從一些新選手的身上找到第二個馬薇薇,第二個肖驍,第二個范湉湉...

顯然并不是誰的翻白眼、毒舌都能掀起現場觀眾的高潮。隨著《奇葩說》新幾季的播出,越來越多風格的辯手出現在大家面前。尤其像是黃執中、邱晨、陳銘、儲殷、詹青云等,可以大體劃分到學院派的辯手在《奇葩說》的舞臺上有了一席之地,觀眾也意識到思辨的樂趣不只有綜藝派給到。

論《奇葩說》的倒掉

對于綜藝派來講,你在臺上每拋出一個段子,就意味著你有機會擁有更多的觀眾緣,活躍現場氣氛、調動情緒是這一類辯手所擁有的優勢。而對于學院派來說,擁有知識體系、辯論技巧和思維邏輯是讓觀眾信服于你的致勝法寶。

每個派系都有自己的特點和打法,有自己的優勢和短板,正是擁有這樣形色各異的辯手,讓《奇葩說》越發鮮活,但也正是越來越龐大的體量,讓這檔節目要從“理想國”走向現實,從無規則到有規則。

《奇葩說》最早是沒有賽制的,那時候節目效仿英國議會的討論形式,讓辯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暢所欲言。大家語不驚人死不休,做足了娛樂效果。這樣的言論場的確自由,但很多時候會產生一些無效發言,對于每分每秒都很寶貴的網綜來說,這的確需要控制和改變。

為此,團隊對整個節目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賽制上四大站隊、1v1辯論、開杠賽、30s求生欲等環節,被網友戲稱為《中國有奇葩》+《奇葩101》。

論《奇葩說》的倒掉

不可避免的,這些規則讓辯手輸贏的欲望高漲。這種欲望本身無錯,但你是不是也會和我有同樣的感覺:不知不覺,對《奇葩說》的觀感變成了“這個辯手好有梗”,而不是他說的確實耳目一新且有道理。

最近兩季《奇葩說》應該是賽制逐漸走向完善的兩季,現場觀眾跑票定勝負對于節目和辯手的影響越來越明顯的。一方面我們可以理解這是節目組為節目效果設定的觀眾參與必要環節,但也正是這個設定讓奇葩說的辯論變成了一場迎合的表演。

因為選手們發現,迎合觀眾就有更多機會取勝,講故事比講觀點來的容易,情感共鳴比達成觀點共識來的更快,于是大家做出了一些改變。我們能看到有已經比較成熟的綜藝派選手,不斷用親身經歷觸碰觀眾的痛點,用金句雞湯和并不好笑的包袱挽救自己平庸的論點。

仿佛節目里的奇葩都是同一個,只不過穿了不同的衣服,站了不同的戰隊。《奇葩說》從一個個獨立個性鮮明的個體,逐漸變成了一個帶著“奇葩”符號標簽的群體。

論《奇葩說》的倒掉

我們不能質疑選手在哪種情景下油然而生的真情實感,但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還沒說出來什么,眼里就泛滿了淚光,而此時背景音樂正好響起。

為了讓自己和自己的隊伍能贏得更多跑票,各路新奇葩也在老奇葩的示范下學著煽情、講段子,他們大多數愁苦的不再是圍繞辯題產生的觀點和態度,而是冥思苦想說怎樣的俏皮話,用什么樣的段子炒起現場的氣氛,用什么樣的手段讓觀眾在一個瞬間按下立場切換鍵。

我們也能看到一些老選手嘗試變換自己的風格,比如走辯論派的選手試圖通過改變來贏的更多的觀眾緣。就像黃執中在“親戚總拿自己不當外人,我該不該jue他”的時候,用了更具有表演性和綜藝感的方式,顯然他的改變并沒有奏效,顯的尷尬而又生硬,反倒不如按著自己的方式來展現的好。

這時候你可能會提到肖驍,他從綜藝派切換到辯論派的轉變很成功。的確,并非所有為迎合做出的改變都是不應該的。在第六季個人首場辯論中他一改撒潑叫囂的氣勢,為觀眾們用情懷下了一場粉紅色的雪。毋庸置疑,追隨過《奇葩說》的人都會被打動,這場粉紅色的雪很成功的贏得了不少現場跑票,還上了熱搜。

有人會說肖驍長大了、成熟了,肖驍也自認為變成了更好的自己,也有坦言說肖驍不再是曾經的少奶奶了。我倒覺得,肖驍依然還是那個奇葩,只不過他不再用“奇葩”的方式講話了。

論《奇葩說》的倒掉

馬薇薇曾在離開《奇葩說》前說過這樣一大段真心話,或許這段話正是《奇葩說》的一種真實寫照,也或許預示了未來一些選手的命運。

她說:“我自詡打辯論打的還不錯,可是我長了一張刻薄的臉,第一季大家說我過分刻薄,第二季我便溫婉了,大家說我失去了鋒芒,第三季我嘗試講段子,然后他們說我完了你被金錢裹挾了、綜藝化了,于是第四季我想分享一下個人的故事,他們卻說完了馬薇薇你失去了自我,終于到了第五季,我發現我可以好好的崩潰了!”

這種迎合難道不該出現么?并不是。我們當然需要有笑有淚的觀點,真實生動的故事,但這種迎合不應該成為《奇葩說》的一種習慣和趨勢,也不應該成為辯手們在展現求生欲時唯一的出路。

論《奇葩說》的倒掉

我也曾站在他們的角度上去理解過迎合這件事情。

大多數辯手在參加《奇葩說》前都對此充滿未知,馬薇薇剛經歷婚姻變故,肖驍在北京混不下去已經買好了回老家的車票,那時的“奇葩”們大抵都處于生活的低谷。

而2014年節目剛籌備,沒有人知道它能不能成,節目組也并不確定他們想要做什么,更沒有什么投資方敢投錢,絕大多數“奇葩”們只把它當作一個通告。始料未及,《奇葩說》火了并且成為了第一網綜。

那些在真實生活里正失意、命運相似的奇葩們,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開始用力在這個奇葩星球里站穩腳跟,并且重新定義了自己的價值。他們在這個星球里活的更久一點的欲望越來越強,同時離開了這顆星球自己的價值是否還能繼續留存的擔憂也愈發強烈。

這種吸引力將《奇葩說》推向神壇,讓老奇葩們灼灼生輝,也吸引著更多草根奇葩的加入這片試煉場。但隨著老奇葩們一個個離開去現實中逐夢的同時,我們不難發覺奇葩星球不再適合自由生長,它不斷偏向流量、話題、資本。

制高點之后,怎么走都是下坡路。我們都清楚市場永遠喜歡新鮮、有趣,花樣頻出的東西,觀眾的滿足永遠沒有盡頭,沒有一檔節目可以保持頂峰的勢頭一塵不變的走下去,也無法為每一次改變做出保險,但這不意味著《奇葩說》該為迎合而磨平自己獨特的棱角。

無論《奇葩說》的初衷和定位是什么,無論《奇葩說》是否想要承擔傳遞價值觀的社會責任,但讓它擁有閃光點的的確是最初辯手們展現的多元的價值觀和預料之外思考問題的光芒,《奇葩說》應該保護辯手們這一點亮光,而辯手們也應該繼續閃耀。

就像第六季從播出到現在讓我最驚艷的一次辯論,也就是留學博士程思博遠赴而來與詹青云進行海選最終淘汰賽的那一場。沒有煽情,沒有段子,有的只是兩個人觀點的碰撞。

更意外的是,程思博放棄了晉級的機會,將自己在奇葩星球的辯論生涯結束在與詹青云對戰的這一場,講完想說的話,然后瀟灑的轉身。奇葩可以在奇葩星球用“奇葩”的方式說話,就算離開了奇葩星球也依然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發光。

以上是我方觀點,請對方辯友開始你的陳述。

論《奇葩說》的倒掉


推薦閱讀:葉紫網

文章轉自網絡媒體,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